维修理轧

无视了爱我之人所给予的一切,对你廉价的施舍感恩戴德。

—散伙饭完事儿了,就是可惜咱俩没见上最后一面

最后的骑士:没事。

pirate:你没事我有事。

pirate:诶不是你怎么这么淡定啊,过于冷漠!

最后的骑士:有吗。

pirate:你有很到了好吧?

pirate:我赌五毛钱你现在正在想“没见到,嗯那可真是太好了。”

最后的骑士:对啊。

作为一位家里有矿的资深大款摄影,啊抱歉这是个病句

南城山间少见地下起隶属北地的连绵朔雪,雷狮甚至都在工作号上发布上山拍片他出钱请客洗温泉的消息,一众祈求大佬看我一眼的小年轻和零星几个污名他妹摄的人不怀好意,商业互吹也好阴阳怪气也罢,到底还是没能钓出安迷修的身影。

——这个穷小子是冻死在下游河道二点五毫米冰层下的淡水鱼吗???

这玩意儿当时他就不服气了。

雷打款蹶开平板盖子,摁着手指对屏幕一顿拉扯,直到它把跟安迷修一弧天长地久的对话框重新吐了出来:

—安迷修。

—安迷修

—安迷修,嘿,你死了吗你

〖视频邀请〗

—你干嘛啊这玩意儿吵死人的?

—山上下雪了,给你看看雪景。

—可算了吧您内,我这窝在被窝里还得抱热水袋暖手呢,冰天雪...

雷安皇骑的相性也太恐怖了。

什么两小无猜相爱相杀并肩作战,什么你为我加冕我给你册封,是二度结婚本结婚了,婆家秀一趟,娘家浪一回,四舍五入都不待使唤的。

——上一次我听到这么两厢合适的句式还是《天仙配》。

【雷安】伊甸表里(上)【性转】

That glory never shall his wrath or might

Extort from me. To bow and sue for grace

他的暴怒也好,武勇也罢,决不能使我失去这份光荣。

——弥尔顿《失乐园》

很少再写东西了,梦里突发冒了个脑洞,那就短短记录一下。

是性转,

宗教问题及文笔出戏有,烦请注意避雷。

——

Yet from those flames no light,

但那火焰却不发光,

but rather darkness visible

只是灰蒙蒙的一片,

——

不论如何,A曾经都算是个清心寡欲洁身自好的女人,人生过得非...

【感时】拾捌

刚才回来路上看到我爸骑摩托车呼啸而过,我心想诶可以少走两步路了于是撒丫子就跑,然后进取桥一路上擦肩而过的路人就瞅见一二哈咆哮着:“老爸!老爸!爹!!!等我一哈!!!!!”

“我靠这样都听不见我真的是亲生的吗???”

这样撒丫子追一骑绝尘的远方摩托。

【后来追到门栋楼底下我父亲看着我一身臭汗还问我为什么不喊他一声。
我还能说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说。

【感时】拾陆

提交报告给党支部,受理手写版的小学弟拿过去我大嚎一声嗷地想起自己还没写名字。
我就说你再拿给我一下吧,哥去找支笔。
小学弟说不用了我知道就行。
“啊?”
“我说我知道你是谁,给我就行。”
“哦,”我心想自己都老学长了不是他们这个部门的直系退休老干部又不经常露脸,他能记住老子姓甚名谁简直是鬼扯。于是我非常慈爱地问了他一句:
“那你晓得哥叫啥子吧?”

对方面无表情地报出了我的全名。


???
认识很久也记不住别人名字的只有我一个人吗?

【感时】拾叁

婴儿哭泣的时候,老爷爷应声跟着他叫唤着。此起彼伏,亦步亦趋,像是某种奇异语言的对话,让人想起那天下午跟我吵架的奶猫。
所以这是什么新型的,劝慰小孩子的方法吗?
并非教导,而是从尝试着读懂他们的语言开始。

【感时】拾贰

安德维京说过,即使是他,也会想要摇醒佩查,同她说说自己的家乡,说说在地球上他们的生日都是怎么过的。
我无意对你隐瞒任何事情,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确实很有意思。

壹.
我想我就该记录些东西,这能让我想起自己也曾是个听郭德纲长大的二五仔,能让我想起自己在沉湎游戏之前最伟大的梦想是成为熟练贯口的相声演员,能让我想起岁月还有那么一些值得留恋的地方,不至于太过无趣——哪怕人间确实并不值得。

贰.
南下以前远方亲戚杀来家里,不由分说拎着出门买了两件奢侈品,言说冬天都是要用得上的,横竖也是我付钱,她额外给自己挑了两件当季最新。

也不知道两广的气候到底要到什么年月才能用上毛呢大衣。

叁.
景熙就很好,他每每只会奉...

© 维修理轧 | Powered by LOFTER